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侵入人间 > 第四百零三章 “第一次”之谜

第四百零三章 “第一次”之谜

    “真是的,有话就不能直接说吗?”

    竺清月被徐向阳拉着胳膊往没有人的角落走去,她虽然没有任何抗拒的意思,但还是免不了撅起嘴唇,嘟囔抱怨。

    “干嘛要到别的地方去,难道你是害羞了吗?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害羞的……”

    徐向阳对此充耳不闻,头也不回,一个劲只知道往前走,就连上课铃声打响了,他都完全没有去在意。

    走廊上的师生们全都散去,陆陆续续回到教室中去。人群和集中的目光一起消失。

    整座校园就好像只剩下了他们两人,一前一后的脚步声就像漂浮于虚空之上,在走廊中央轻轻回荡,安静回响。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这样!”

    竺清月站住脚,手上微微用力,让走在前面的徐向阳转过头来看她,女孩脸上的笑容甜蜜。

    “——你是想借着逃课的时机,和我一起去隐蔽没人的地方做偷偷摸摸的事情,对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你完全可以对我直说嘛。”

    班长大人背着双手,蹦蹦跳跳地往前走,再度接过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“你熟悉我们学校的环境吗?其实我以前就有偷偷幻想过,在喜欢上你以后,还考虑过在哪里接吻啊亲热啊之类的,既刺激又不容易被人发现。结果还真让我找到了几个地方,现在就一起过去吧?”

    徐向阳没有回答,没有反对,默默地跟在竺清月背后,两人离开教学楼后,前往对面的实验楼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我们以前来过。”

    竺清月一边走上四楼的最高一级台阶,一边对身后的徐向阳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高二的时候,我们还是有上过几节实验课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啦,这里其实是我第一次主动和星洁搭话的场所。就在那次升旗仪式后,你还有印象吗?”

    实验楼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这地方本来就只有上活动课的时候才会有学生来,此时整条走廊里的教室都是空空荡荡;而四楼更是人迹罕至。

    自天窗洒落的阳光,在漫长幽寂的走廊上洒下点点光斑,仿佛打碎了一地的琉璃瓦。

    竺清月轻声慢语地说着过去曾经发生过的事情,徐向阳却没有认真在听。

    他在思考一個让他感到疑惑、莫名其妙,同时还觉得有微妙熟悉感的现象:那就是一班人的精神状态。

    徐向阳知道班长大人很受欢迎,但刚才那种情况,坐在教室里的几十个人突然一齐沉默,望向拉着竺清月离开的自己时的幽幽眼神,实在是叫人毛骨悚然——

    “对了,最近小芳还告诉我……”

    对了,孙小芳!

    徐向阳突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这才想起来,一班那群人的现状,不就是那个叫孙小芳的人的状态吗!

    之前发生过一起孙小芳试图用情书构陷班长大人早恋的事件,说明两人的关系并不要好,孙小芳甚至对清月心怀怨恨;但就在那天以后,她的态度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颠倒,变成了竺清月的忠诚跟班。

    徐向阳知道班长大人肯定在背后付出过行动。他没有详细问过,但在了解到清月大小姐的本性之后,徐向阳觉得她无论做了什么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竺清月与孙小芳的关系,显然不是正常的朋友,那种混杂着畏惧和崇拜的情感,更像是宗教徒和教主、或是粉丝和偶像的关系。

    听上去就很危险。

    “清月,你是不是对你班上的人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徐向阳忍不住直接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欸?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竺清月眨眨眼,她似乎在感到迷茫。和徐向阳对视了一会儿后,女孩的脸上露出恍然神情,她没有隐瞒,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具体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只是稍稍散发一下本人与生俱来的魅力而已。”

    竺清月撩了撩垂落在肩膀上的柔顺发丝,笑呵呵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很快,大家的眼睛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要是时间再耽搁得长一点,可能整个学校的人都会受到影响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的能力竟然还能做到这种事?”

    徐向阳的眉头微微蹙起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事到如今还觉得奇怪?我的能力本来就可以操控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那‘线’……不是用来强行控制身体的吗?”

    竺清月朝前方迈出一小步,两人本就挨得很近的距离再度缩短,使得柔软的胸口贴上坚实的胸膛。但这个时候的徐向阳可没心思享受这份暧昧的接触,他已经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你看得到‘线’吗?”

    她刻意压低音量,声音若有若无,化作盘旋于耳廓的热气。

    “偶尔能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真厉害。徐向阳,迄今为止,你是唯一能做到这点的人类。”班长大人的唇角微微勾起,双眸幽深,“那现在呢?你现在还能看到我的‘线’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徐向阳的眉毛始终皱成一团没有松开,他只能老实承认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望着此时的竺清月,他突然觉得胸口开始发闷。

    就算言行举止间都是挑逗和玩笑,但他仍然能深刻地感受到“过去”与“现在”的不同,一方怀着即将喷涌的炽热情感,一方却是将自己的真心隐藏在迷雾当中——

    尽管说起来很玄,但没有人会比一对恋人中的彼此,更清楚两颗人心间应有的温度和距离,处于热恋期的他们,哪怕对方有一点点不适或是抗拒,都会迅速有所察觉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看不到。所以,你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徐向阳叹了口气。“那我换种问问题的方式:为什么要这样做?控制和洗脑班上的同学们,对你来说没有意义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,只是觉得好玩而已。但话又反过来说,他们和你一样没关系啊,干嘛要关心?”

    竺清月抓着徐向阳的衣服,将脸深深埋在他的衣领里,心满意足地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呵呵,该不会是吃醋了吧?放心啦,我平常只会和女生呆在一起,尽管让那群男生们嫉妒去吧,反正你又不怕引起众怒被人痛揍一顿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是在说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单纯出于善意吗?”

    班长大人没有抬头,继续维持着原本的姿势。看不到她的表情,只能从呼吸声中听出透着深深的迷恋。

    “是啊,徐向阳,你是一个表里如一的好孩子。但人家不一样,竺清月这个人,从一开始就不是乖乖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了解你的怀疑,你觉得现在的我变得不像是我了,肯定是哪里出了岔子,甚至说不定是换了个人——”

    竺清月的声音依然柔媚甜腻,但在如今的徐向阳听来,却带上了几分嘲讽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但在你眼中,难道以前的我就会把班上的同学们放在心上吗?我是一个像你、像星洁那样,有责任心的好人?”

    徐向阳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正是他目前最担忧和疑惑的点。

    因为班长大人本身就是捉摸不透的类型,性格异于常人,城府又极深;而现如今的徐向阳,只能感受到她的想法和情绪和过去不一样了,但搞不懂这种“不同”是由于她身上真的发生了某种不可控的异常,还是单纯转变念头,产生了新的想法——

    “呵呵,还在生气吗?那就告诉你实话好啦,我并没有刻意对他们动手。”

    竺清月的一只手仍抓着他的背部,另一只手却遥遥地指向上空。

    徐向阳的视线顺着她的指尖往上看,入眼所及之处自然是屋顶。

    但他清楚,少女真正指着的方向,是天空,是视力不可及的苍穹深处。

    “‘线’,从一开始就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她纤长的手指微微弹动,就像是在拨动琴弦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出于好奇心,稍微拉扯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没有等徐向阳再次提问,又抱又吸了好一阵的竺清月似乎终于感到满足,松开双臂,倒退半步,笑意盈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徐向阳,你会主动来找莪,是不是说明你已经想通了,准备答应我的请求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班长大人抬手看了眼腕表,打断了他的话头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到放学,还有一个午休再加上四节课的时间。嗯,要是准备得太充裕的话,可能会来不及。这件事我原本不想做得太仓促,但正所谓机不可失、失不再来,要是被星洁注意到,你又该反悔了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她抓住了徐向阳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逃课去宾馆,或者你的家里,做个天翻地覆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走廊静默得好像大戏开演前,舞台帘布尚未拉开的剧场观众席。

    清月大小姐的语气透着淡淡的轻松愉快,就好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身为听者的徐向阳张了张嘴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是的,这就是发生在竺清月身上的第二个改变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回来以后,班长大人就不止一次提出想要让彼此都交出第一次的请求,所以,徐向阳才会觉得在林星洁面前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他实在不理解竺清月非要挑在这个时候的用意,感觉就像是要故意证明自己比林星洁更早。

    虽然从他这个脚踏两条船的男人嘴里说出来,实在是很无耻,但他本以为这件事早就已经定下来了,谁先谁后,两位女孩该是心有灵犀才对;

    而且这件事本来就是林星洁先提出来,当时的班长大人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,显然对先后顺序并不在意,甚至还积极地撺掇他们俩——

    事情到底是从何时起,发生了变化?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林星洁已经默认了彼此间的关系, 不再会因为竺清月作为徐向阳恋人而存在的事实生气,但眼下班长大人这一等同于背叛的举动,注定会再次让她们的关系产生裂痕,对于过去始终执着于三人关系的竺清月来说,是根本难以想象的提议……

    年轻恋人们的爱情通过肉体结合达到圆满,这本来是该感到开心和向往的事情,却令徐向阳感到十分茫然。

    他起初是震惊,在百思不得其解了好几天后,现在更是彻底地陷入困惑之中。

    来自班长大人的香艳邀请,要是换个时间他会欣喜若狂,可现在看来,却更像是一个悬搁未解的谜团,弥漫着诡异的氛围。

    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吃醋?

    不满?

    后悔?

    认为自己应该才是第一个,要比星洁更早?班长大人难得展现出了身为情敌的竞争心理,他是不是该感到高兴?

    还是说,她单纯是在追求刺激,想要激怒林星洁?

    从来的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在高中时期早恋……更不会预料到,连自己第一次要和哪个女孩上床都会变成一个谜啊!

    徐向阳与竺清月微笑着的双眸对望,觉得自己仿佛正在堕入一场看不到尽头的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