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飞碟文学 >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>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金钵!

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金钵!

    万古大殿。

    殿门上方的金匾上写着如是的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都是鸿蒙时代的古文,陈牧羽还是从万界站的小员工陀古那儿学习来的,不然而今到了此处,只怕是成了文盲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就是主殿了吧。

    陈牧羽心中有些激动,找了这么久,可算是找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当他走进宝殿的那一刻,眼前的金光和耳边的梵唱突然消失,周围瞬间变得诡异的安静,陈牧羽心紧了一下,下意识的就想把脚收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,下一秒,并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,陈牧羽这才略有几分忐忑的迈出后脚。

    大殿空空的。

    宽敞的大殿中,整整齐齐的摆满了蒲团,怕是有数百之数。

    隐约间,陈牧羽像是看到许多僧影从蒲团上消失。

    不是那么的真实,像是前一秒这里还有很多人在吟着梵唱,作着早课,而下一秒,陈牧羽的闯入打破了这里的某种平衡,导致这一切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系统扫描,没有任何的信息留下,似乎刚刚见到的只是远古残留下来的一帧影像。

    “有人么?”

    陈牧羽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大殿里静极了。

    安静得让陈牧羽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往里走了一会,陈牧羽看到了一座两米高的台子,台子上也有一个蒲团,蒲团上放着一口金钵。

    陈牧羽来到台子上,附身将那口金钵捧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冷,也不知何种材质,异常的沉淀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刻,陈牧羽彷佛福至心灵一般,伸手在金钵上摩擦了几下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。

    钵盂中金光乍起,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无边的梵唱从钵盂中传出,嗡嗡嗡的,震得陈牧羽的思想都有几分凝固。

    而在声音出现的刹那,下方蒲团上出现了一个个虚影。

    虚影很快凝实,下一秒,离席,走出大殿,迈入一个个凭空出现的旋涡。

    战傀?

    陈牧羽吓了一跳,那蒲团上出现的一个个身影,其中不乏有让陈牧羽熟悉的,他甚至看到了战。

    四个长得和战一模一样的战傀,一经诞生,便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很快,金光暗澹,梵唱结束,金钵又恢复了平静,而那些刚刚生成的战傀就彷佛没有见到陈牧羽一般,已经全部离开。

    这一刻,陈牧羽惊了,彻底的惊了。

    果然,果然还在第九重大阵之中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破开阵法。

    刚刚出去了四个长得和战一模一样的战傀,也就是说,战还在干架,而这一次他将面对的,是四倍于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同时,陈牧羽也回过味来,这里应该就是第九重大阵的阵眼了吧。

    而这座心阵的一切力量来源,应该就是眼下被他端在手心里的这口金钵。

    陈牧羽深吸了一口气,那是不是说,只要废了这口金钵,大阵自破?

    系统扫描金钵,不出所料,并没有任何的信息。

    主宰阵法的是极道法则,这口金钵必定就是承载那极道法则的极道至宝,以陈牧羽的能力,要毁极道至宝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拿出开天斧尝试了一下,连在上面留个印儿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虽然开天斧也是极道灵宝,但里面蕴含的极道法则很浅薄,它是古皇的伴生宝物,古皇那堪比八阶的实力,接触到的极道法则很少,领悟也很少,根本无法和九阶强者比拟。

    滴血认主?

    陈牧羽尝试了一下,血都快把钵盂给装满了,也不见金钵认主。

    “草。”

    陈牧羽骂了一句,一发狠,直接把金钵收进了脑海空间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瞬间,整个大殿都晃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秒,大殿坍塌,成为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因为被压制了力量,陈牧羽触不及防,被压在了废墟之下。

    等他从废墟下爬出来的时候,发现整个弥陀宫都塌了。

    我草,用不着这样吧?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废墟,陈牧羽的脸皮微微的抽搐了一下,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不过就收了个金钵,怎么还把弥陀宫给毁了呢?

    同时,陈牧羽发现,阵法对他的压制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卡卡卡……

    整座大须弥山也在开始摇晃,天空中出现了蛛网似的裂纹,像是备受挤压的玻璃,金光从裂纹中透射,原本祥和的天地,此刻已经是一副末日景象。

    大阵要破了?

    陈牧羽脸皮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天地崩裂,眼前的景物就像是一张张画布的碎片。

    撕裂,坠落,消失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陈牧羽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条宽敞明亮的甬道之中。

    果然,阵破了么?

    陈牧羽心神微动。

    不对,如果这第九重大阵已经破开,那此刻战他们应该也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去,周围空无一人,只能看到身后一层遮天的光幕。

    第九重大阵并没有被打破,战他们还在阵中,只是他一个人穿越了阵法而已。

    陈牧羽有点不太理解,但很快他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他把那身为阵基的金钵给收了,毫无疑问,阵法失去了后续的能量加持,已经无法再继续生成战傀,但是,已经生成的战傀却不会凭空消失,它们应该会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可以理解成最后一波攻击,如果闯阵者胜了这一场,应该就能和他一样,穿越阵法了。

    “兄长,加油。”

    陈牧羽在心中默念了一声,不出意外的话,战现在应该在以一敌四,难啊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情况,怕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不过,这倒是给陈牧羽又争取了一些时间,他可以继续往里深入看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有浪费时间,陈牧羽迅速的往前方掠去。

    想象中的第十重阵法并没有出现,数里外,出现在陈牧羽面前的,只有一口巨大的棺椁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巨大的墓室,墓室的中间放着一座百丈高大的石棺。

    陈牧羽使了个法相神通,变大的身形,神念扫过,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,当下来到了石棺的面前,心想这其中封存的,应该就是那位九阶强者的尸身了吧?

    如果有魔祖精血的存在,那多半就是在这石棺之中。

    可是,就这么简单的么?

    魔祖墓地被宣传得那么的恐怖,可他这次进来,却异常的顺利,顺利得有点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