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飞碟文学 > 师叔万万岁 > 第1698章 局势分明

第1698章 局势分明

    分明摆着的就是那个人族要输了,汲奇大人的攻势越来越快,力度也越来越强大,人族手里的剑一直都没有机会拔出来,只能不停的闪避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要输了的迹象呢?

    莫非是大人看错了吗?

    但是那又怎么可能呢?

    麴图陷入了迷惑之中。

    “谷围大人……能够为我解惑,您到底为什么会这样说吗?是我愚钝,我实在有些分析不清楚现在场上的战局。”麴图小心翼翼的开口请求。

    谷围却并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看着越发激烈的战局,看着似乎越来越占据上风的苏凡,他的手指动了动,有些想要冲到场上去,把这场即将失败战局阻止。

    不过在又一次看到汲奇那双已经打到颇有些赤红的双眼的时候,谷围的手指再次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缓缓地落下。

    贴上了自己的大腿。

    他心里则有些举棋不定。

    但是行为就已经昭示了一切,他并不打算救汲奇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和汲奇有一些曾经的私人恩怨,也因为这家伙是个战斗疯子,如果自己在他打的酣畅淋漓的时候阻止他,虽然自己在魔族中实力强悍,但是血脉层次和自己相差无几的汲奇,绝对会在其他魔族面前愤怒,质问,发火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大多数魔族看着眼前的战局都觉得占据上风,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上去阻止汲奇,恐怕会落下一个不好的名声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他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年轻魔族。

    又有天赋,又有实力,又有血脉,什么都有……

    可是却并不够充分努力。

    而像他这样的,哪怕是想努力都没有再进步的空间了,

    如果想要更进一步的话,现在唯一有用的办法,就是吞噬其他高等级,或者和自己同等级魔族的血脉,对自己的血脉进行净化和提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谷围手指终于彻底的平息,仿佛并不了解眼下的战局形势一样,开始静候,不再有任何的准备动作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谈话之间,只见原本战场上还有些分庭抗礼的对局,顷刻之间就被扭转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留给别人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苏凡不紧不慢的躲避着每一次攻击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你是高等级的魔族,血脉层次也很高,我很好奇你这样的血脉层次到底能够在实战中发挥出来多大的力量?”他甚至还有闲情雅致,随口闲聊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不像苏凡的战斗作风。

    因为他从不爱在激烈的战斗中表现出如此吊儿郎当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是汲奇并不清楚苏凡的习惯,只觉得苏法是在嘲讽自己。

    “原来也不过只有如此。”而苏凡也确实是在嘲讽。

    说完以后,不管汲奇越来越愤怒的脸色,苏凡漫不经心的夺步而行,又一次躲开,已经变得略微有一些毫无章法的打法。

    嘴唇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“不动用武器的话,只凭借双掌,和先天具有强悍体魄的魔族对抗,确实有点勉为其难,人族被天道压制就算是练体也很难练的过,原本就具有天赋的魔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只能依靠武器,一把强大的武器能够在瞬间扭转战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族只能靠武器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原本被苏凡一直拿在手里的武器,忽然被他松开了,手掉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且不说周围围观的魔族是什么反应,就说暗地里隐藏的其他人表情都变得震惊,尤其是祝觉,一张脸上的表情都快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苏先生怎么把武器丢掉了?”他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甚至态度都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并不是觉得苏凡这么做恃才傲物,而是担心苏凡做的太狂妄,太过分的话,会有可能在魔族的大军里受到伤害,酝酿危险。

    然而他激烈的态度情绪还没有完全展露出来,腰身就已经被一双毛茸茸的手臂给抱住了。

    让他往前迈去的脚步,差一点直接摔了一个大马趴。

    祝觉有些恼羞成怒的把扒拉在自己腰间的两个大爪子扯开,回过身子,看着阻拦了自己的南北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南北有些无辜的舔了舔自己的肉垫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到他刚才说吗?”

    因为一直维持人类的形态,有些耗费体力,所以他在确定危险不大,能够让自己露出原形,好好的休养生息,调理伤势的时候,就直接把自己的原形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露白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三个毛绒绒窝在一起,场面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另一个泡在水桶里的小红鸟也显得格外有这些可爱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不看它那个已经鼓起来的小肚子的话,总之是一片非常让人看了会感觉到舒心的场景。

    但是祝觉心里却满满的都是急躁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他略微有些没听清楚南北的意思。

    南北不紧不慢的说,“他刚才说的那些话,是说给你听的……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是撞了怎么样的运气,竟然能够让这样的一位大能,为了你,在实战中教学演练。”

    南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依旧有些不明所以的祝觉,心里更加恼恨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?”祝觉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还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我的意思是,你之前不是觉得先生想要以一个人对抗整个魔族,有些痴人说梦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南北沉默的一瞬间,有些威胁的用眼神看着祝觉,如果眼神能够杀人,那现在祝觉估计都已经被分尸了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能够好好说话,我说不定还能够对你稍微软和一些。”南北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有眼睛当然会去看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赞叹,“能够在和魔族的强者的对抗中,还有心思分出心神教学演练,只为了教导一个完全不开化的学生的人,必定是一个强者,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境界有多强,但我觉得我可以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运气好。”又变得酸溜溜。

    而汲奇在听了苏凡那一句看好了的时候,也知道了苏凡的意思,更加觉得不可饶恕。

    “……周围还隐藏着你的同伴?你这个该死的人族,竟然拿我用来练兵?”

    fpzw

  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