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飞碟文学 > 天降鬼才 > 第2584章 焦头烂额

第2584章 焦头烂额

    孙不同听见周兴云说话,险些又气得动手找茬。他长这么大,就从未受过这样的气!

    不过,孙方进在孙不同沉不住气,即将动手前,率先一步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少盟主所言甚是,等时机成熟,我们第一宫必然会向大家请罪,争取得到各派门人的谅解与宽恕。”

    如今孙不同犯了错,主动权掌握在周兴云手里,孙方进只能沉住气,承担起所有责任。

    只不过,本次事件中还有许多令人百思不解的疑点,孙方进声称要揭开一切疑团,等个合适的时间,再具体定论。

    说句实在话,大家今天才发现遇害人质的尸骸,将他们运回武魏城,其中很多问题都还没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此时,大家仅从事情的表象,断定孙不同在责难逃,事情是不是邪门蓄意而为的一个陷阱?亦或者……周兴云等人是否与此事有关联?都将在日后深入调查。

    更何况,武林盟营救队遭遇重创,牺牲了四十一人,这事需要等武林盟召开大会,让武林盟高层一同来裁定。

    “哼呵呵,说的真轻松,死的不是自家孩子,一点都不心疼呢。”娆月煽风点火的本领还是一如既往犀利,明白看热闹不嫌事大,巴不得让孙方进和孙不同,成为武林盟的大罪人。

    “当前我们遭遇的情况,已经超出了我们的权限,确实需要由武林盟的高层一同表决!”何青海不假颜色的说道。现在事态非常严重,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料,他们要等白半邪、慕容沧海等人回来,而后再下定论。

    “说了那么多,你们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做了吗?”周兴云颇感无语的询问众人。

    说句心底话,武林盟今日的局面,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。

    若是要周兴云用个成语,来概括何青海、孙不同等人此时的惨状,那便是……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很贴切,但他们的现状,真就让周兴云联想到‘一无所有’。

    他们与邪道斗争,不单止失去了一切,什么都得不到!还白搭了四十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如何面对眼前的惨状,如何承受今日的苦果,是他们必须面对的难题。

    而难题中的难题则是,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他们接下来该做什么!

    周兴云尝试将自己带入何青海等人,寻思今后该如何是好,他脑子瞬间就炸裂了!

    没辙啊!周兴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落入邪道武者手中的人质,无一幸免,全都被灭口,何青海等人的营救行动,不仅仅以失败告终,还留下一堆烂摊子,白白付出四十一条人命。

    接下来,去找邪门复仇?替死去的人讨血债?

    何青海等人真要这么做,搞不好会死更多的人!而且,武林盟之所以牺牲了那么多人,正是因为孙不同好大喜功,追杀邪道酿成的苦果。

    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最终只能坐以待毙,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以上便是何青海等人的处境,干啥都不对,非常的被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此情此景,周兴云由衷想念一个人呀!

    许芷芊!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,昨晚周兴云潜入南王府,就该将小萌物一并拐出来。

    让芷芊来想个办法,就是周兴云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总之……接下来几天,我们先安置死者,请道士替他们安魂,然后设法保管好他们的遗体,以便移交给相关门派。还有就是,调查人质遇害的细节,找出杀害他们的真凶。还有……等大家来武魏城,商议具体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何青海头疼欲裂,武林盟镖车商货毁坏一事,就够他烦恼好阵子,现在又闹出更大的问题,他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……

    孙不同等人的问题怎么办?何青海不继续问罪,不做任何处理吗?

    说实话,不是何青海不愿处理,而是他处理不来。

    孙不同好歹是武林盟的十长老,在武林盟中与何青海平职平权。孙不同指挥不当,导致武林盟伤亡惨重,他将受到哪些处罚,需要武林盟高层一同来定论。

    所以,何青海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,只能等白半邪等人来武魏城,再做下一步打算。

    何青海、孙方进、裘震西等人心底都想拖一时算一时,等武林盟的高层,都来武魏城后,大家再重新审视孙不同等人的过错。

    只是,情势迫在眉睫,直接把他们整得焦头烂额……

    何青海有气无力的把话说完,随后便打算散会,让忙碌了一整晚的人,都回房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等大家睡醒,他们再前往人质遇害的案发现场,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,顺藤摸瓜查出真凶。

    不过,没等何青海说散会,武林盟堂口的庭院,便闯进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闯入武林盟堂口的人是谁?

    他们是死者的亲属和同门!

    哀鸿遍野啊!周兴云目睹闯入庭院的人,他们真的是哀鸿遍野啊!

    他们是什么来头?周兴云大部分都不认识。但其中的一个江湖门派,周兴云略有耳闻,那就是博通武馆!

    维夙遥在天枢峰的第一场擂台赛,她遇到的对手,便是博通武馆的老戴长老。

    闯入武林盟堂口的人,都是收到英雄柬,来协助武林盟营救人质的绿林好汉的亲朋好友。

    闫柳、菜浅夏、墨莲师太、沙金武、毕海天、几位登仙楼的仙尊,因为跟着孙不同等人追击邪道武者,所以都安好无碍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那些在老戴的带领下,护送人质返回武魏城的绿林好汉,则无一幸免惨死郊外。

    今日凌晨两三点的时候,何青海一众人,才将他们的尸骸运回来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听闻噩耗的死者亲属,自然就蜂拥到武林盟堂口,找何青海等人问明白。

    毕竟,他们是收到武林盟的英雄柬,才壮士一去不复还,再见已隔水一方。

    何青海一众目睹庭院的状况,全都错愕不已。尽管他们有想过会发生类似的情况,却没有想到事情来的如此快。

    何青海、孙方进、裘震西等武林前辈,唯有竭尽全力安抚一众人,让大家节哀顺变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骚动不可能因为他们的三言两语而结束,人心肉长、人命关天,仅仅几句安慰和节哀顺变,不可能平复大众的哀伤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的武林盟紧急会议散会后,在外忙碌一整晚的年轻武者,纷纷回房休息。

    何青海等武林盟的长者,则要给逝者家属们一个交代,依旧在大殿招待到访的人。

    “都是武林盟的人!是你们害死了我丈夫!”一名妇女情绪激动,抓住裘震西怒斥。

    一个不太懂事的小孩子,懵懂的来到维夙遥和宁香夷身边,哭哭啼啼的问道:“爸爸在哪?爸爸怎么还不回家。妈妈说是你们带走了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兴云……”维夙遥十分无助的看向周兴云,宁香夷和塞露维妮娅则蹲下身,带着亲切的微笑,试图安慰小孩童。

    望着上门讨说法的一家老小,望着失去丈夫与父亲,悲痛欲绝的妇女孩童,周兴云心底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他想为伤心欲绝的逝者家属做些什么,结果却发现自己什么都做不了……

    当天下午时分,武魏城郊外的山林里,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,响起了咦哇鬼叫的喊声,走过路过的行人,无不被山林中闹鬼般的动静吓一跳。

    诚然,大白天不可能有鬼,山林里的动静,都是周兴云搞出来的。

    周兴云在做什么?周兴云在与空气斗智斗勇,宣泄内心压抑的情绪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,武林盟这次营救行动死了那么多人,周兴云心底怎么可能好过?

    他实在想不明白,武林盟本该可以毫发无损,轻松写意的救回人质,结果怎么会变成这鬼样!

    “草特么的孙不同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@#¥……”

    周兴云难能可贵的在郊外‘练功’,对着空气一顿疯狂输出,只是他一边拳打脚踢,一边口吐芬芳,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。

    武林盟堂口的现状,年轻武者都去休息了,他们昨晚忙了一天,也该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一众年轻武者即便不休息,也没有他们能帮上忙的事情。

    何青海、裘震西几位长者,则要应酬逝者们的家属。

    周兴云原本也想帮些忙,去安慰一下逝者的家属,但对方不领情。

    亦或者说,逝者家属瞧周兴云等人颇为年轻,误以为武林盟不重视他们,便要求周兴云把武林盟的长老叫来!

    周兴云说自己是少盟主都不管用,逝者家属就是要和武林盟的尊长对话,找何青海等人讨说法。

    他们都觉得周兴云不够分量,不能替武林盟做主,只有能替武林盟做主的人,比如武林盟的十长老,才能和他们好好谈,才能向他们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周兴云留在武林盟堂口,一点忙都帮不上,只好带着伙伴到郊外山林练功发泄。

    旬萱、维夙遥、塞露维妮娅等人,只能默默地坐在一旁,看周兴云练功,看他蹂躏可怜的花花草草。

    

    7017k

  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