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:
关灯 护眼
飞碟文学 > 彩礼十万,我和陌生总裁契约领证了 > 第二百五十二章 大叔说他坐怀乱了

第二百五十二章 大叔说他坐怀乱了

    整整四十分钟过去,君莫寒都没等到自己那香软的老婆,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。

    最后干脆起身穿好睡衣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浴室里的水声已经关闭,磨砂玻璃门映衬出她凹凸有致的玲珑身躯。

    温馨在自己脸上轻拍着爽肤水,脸颊的红昏还没落下,看起来秀色可餐。

    门被敲响,外面传来他低沉沙哑的声音,“老婆好了没?”

    “快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。”

    门被她打开一条缝,白色浴巾裹住她胸口以下,那锁骨格外诱人,上面布满了他的红痕。

    红唇微动,她笑道:“大叔,你急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!就是急。”

    “美人在怀,为夫可不是柳下惠,能坐怀不乱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一把抱起她朝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隔壁君老太太打开一条门缝看着,激动的老脸臊红。

    跟年轻人住一起不方便啊!

    门被他用脚关上,然后把怀里的香软放在床上,温馨起了逗他的心思,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就是不愿放开,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困了,要不下次?”

    吻轻啄她的红唇,他笑道:“不行,想要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如果我怀孕了,孕期是不能碰,你就不怕自己要禁欲一年?”

    她指尖落在他的唇上,马上被他咬住,“怕,珍惜当下。”

    吻落下,灯随即灭……

    满室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君老太太看着自己孙子满眼淤青的模样,甚是好笑。

    要不是昨晚太激烈,她一夜没睡,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孙子这么强。

    昨晚十二点四十到凌晨三点多,啧啧!

    她莫名替温馨心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实交代,你昨晚对人家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奶奶我可可知道温馨平时起的有多早,就算再累也是八点起床,可现在都快十点了。”

    君老太太这话一说,直接惊的君莫寒手足无措起来,挑眉一看,她紧紧盯着他。

    被老太太这样盯着,君莫寒只好把手中的包子塞进嘴里笑道:“你问她,孙子我要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他直接转身去洗手,然后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君老太太打趣道:“以后给我悠着点,别伤了温馨,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君莫寒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就数你脸皮厚。”

    温馨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半了,她想看手机,这才发现已经关机。

    她知道是君莫寒关的。

    勉强撑起身子,她痛的倒吸一口气,尤其是对于她这种白皙皮肤的人来说,简直就是噩梦。

    瘆人的紧。

    这就算了,她感觉全身都在痛,仿佛自己整个人被塞进绞肉机绞过一般,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狗男人,这简直不把她当人啊!

    温馨是扶着墙皱着眉出去的,这才发现阳光很抢眼,这一看就不是早晨的阳光,老太太在阳台给狗爷梳毛看到温馨笑道:“醒来了?给你温了饭,你自己吃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现在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两点半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我上班迟到了?”

    老太太一笑,“放心,你家老公帮你请了假,说你昨晚太累,所以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温馨脸一红,昨晚的场景历历在目,她羞的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君老太太知道她害羞,看着她走路的样子,作为过来人,她忙起来搀扶着,“你今天走路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没事,不用扶。”

    君老太太笑道:“没事,奶奶正好和你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怎么把你折腾成这个样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晚上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悠着点,伤到根基就让他当一辈子和尚。”

    温馨娇羞出声,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!别害羞,莫寒都跟我说了,你们昨晚来了感觉开荤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听了高兴的很,抱孩子指日可待,看来那药起作用了,你们继续吃。”

    温馨被她说的脸越来越红,看着她递来的饭,她只能低头扒拉着饭菜,羞的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什么都跟老人说。

    “温馨,告诉奶奶,莫寒可有让你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他太强了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,她已经低头笑的不行,这幸福样看的让人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拍拍胸脯,“这我就放心了,哎哟!最近就是愁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好了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!谢谢奶奶。”

    吃了饭,温馨继续写自己的小说,这才发现在幸福中的人,写起甜蜜小说灵感也格外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莫寒一整天都在办公室傻笑,见人就笑,对着徐特助更是笑的那叫一个瘆人。

    公司炸开了……

    无论是商品部、销售部、还是策划部等所有部门都因为君莫寒的笑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徐特助,君总今天是怎么回事?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他对所有人都笑,还跟我们都打了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他今天还帮我整理了领带。”

    “太奇葩了,不过这样的君总太有魅力了。”

    徐特助摇头一笑,“这我可不知道,我先去送咖啡探探底。”

    徐特助送了咖啡进来,马上吓得退出去拍着胸脯。

    有鬼。

    君莫寒起身来到落地窗前给温馨打了个电话,声音沙哑,“醒了吗?”

    “醒了,狗男人,我半条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上全部都是痕迹,高领衣服都遮不掉,你还给我耳垂也留了。”

    “君莫寒你属狗的啊!”

    温馨的声音让君莫寒心情大好,连带着语气也更加愉悦,“这样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记得你们女人都喜欢这样。”

    温馨靠在阳台笑道:“大叔,我觉得以后还是节制点,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

    “行,等晚上我补偿你,到时候绝对喂饱你。”

    “补偿我什么?喂饱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温馨觉得他下了一个爱情的套等着自己,瞬间后背发凉,想到那双散发着精明的双眼,她就经不住打哆嗦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