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玄浑道章 > 第三十八章 驻空得意传

第三十八章 驻空得意传

    真余道人自转入浑章之后,也是一样获得了训天道章,平日除了问对,他便是将一缕气意投入其中,化作不同身份在道章之中游走。

    很难说他转入浑章是不是为了能沉浸入此。

    除了天夏,他本来也对元夏有些兴趣。想知道元夏下层又是如何一副模样。只是训天道章里间只有天夏,故他时不时观望一下元夏下层。

    可是看得多了,便从深心之中涌起一阵厌恶。

    以天夏之道念,他非常不喜这种从上到下完全定好了次序,几乎永无变化的所在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元夏还有一些修道人能够凭着自身的资质突破束限,可那是因为元夏还没有到达终道,还有变化没有消杀,还需要修道人为他们出力。

    若是什么时候成就了终道,这些修道人自也是用不了了,上层取道而去,下层若不因道全而化灭,那么也只会永远这般延续下去,并视存在的一切为大道正理。

    尤为可怕的是,这不单单是他们自己如此看,而的的确确是天道的正理。而若是再上一步,就是万事万物永恒不动,所有一切存在,除了大道本身就都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对比那精彩纷呈,生机勃发的世域,他心下不禁道:“若要用此恶道替代如今之天道,我是绝不容许的!”

    他之气息继续天夏之中盘旋,不过这一回,他却是去到了一处异化出来的世域,在这个异域之中,映射的都是古夏、神夏之时的种种志怪故事,他觉得十分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些世域的立造之人乃是一群思绪活跃的修道人,他们立造之后发现这些世域甚至产生了莫测变化,后来连他们自己都难以制束了。

    所谓心猿难收,有时候心思放出去了,就很难降住了,更何况每一个世域都不止承载一个人的心思。就如一幅图画,你添一笔,我也添一笔,久而久之,就变得自己不认得了。

    真余道人十分喜欢游逛这些世域,且正好避开那些凡俗之人,此刻正在观察一个妖寨。

    此妖寨外观就是一个偌大的庐棚,世域之中的人进入此中之后,就能得有各种声色享娱,只是自里出来之后,身上毛发皆无,唯有长了回来,才能再入其中,毛发长的越长,则享乐愈多。

    这些幻化出来的寻常人也有自己的七情六欲,为了享娱,便就有了可以生长毛发的秘药,时间久了,一个个毛发覆脸遮身,形同野人猿猴。

    这般情形延续了多年,然而到了有一日,这妖寨忽然消失不见,这些人蓦然发现,自身除了享乐,早忘了如何存身,剩下的就只有如同禽畜一般的毛发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处,乃是石匠之国,匠人雕琢种种,都可化为实物,甚至人畜都可活转过来,如此绵延百载,这些雕琢出来的乃至繁衍出来的尽皆还为石雕,一座繁华国度一夜之间尽成毫无声息的石像,令人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两者实则大同小异,内中皆是蕴藏着某些道理,不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解读各有不同。

    在真余道人眼里看来,却是觉得十分有趣,并且那种层出不穷的想象力特别令他欣赏,这是有了这些精彩,他才觉得世间分外值得珍惜。

    张御身为训天道章之主,对于真余道人的举动也是看在眼里的,他并没有去干涉什么,一位上境大能对下层喜爱,这不是什么坏事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,是他至上境之后还未曾与同道真正论法过,本来训天道章是一处较量之所在,奈何上境大能斗战,乃是道法的对抗,两个人哪怕只是气意上的对抗,都有可能引发一定的天道变化,所以无论是否在道章之中切磋都是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下来终究是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道理不是说出来,总是要论过一场的。

    他继续加大对大混沌的问对,在问对之余,尽可能削去天道变数。在白朢道人来之前,此刻主要就是等待了。

    而在被清穹之气虚黯之所在,寰阳道脉的“倾机、寂光、终常”三名上境大能正落于此间。

    在被蔽绝了出去之后,他们便再无法感应到元空之存在,也就无法问对元空。

    然而天道变化是一直延续的,这是丈量上层的唯一变数,若是长久无法问对,那么就会被天道所逐渐甩脱,永无再攀上境之望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被蔽绝出来后,还需要等待机会,才能归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三人身上忽然有一阵金光烈焰腾出,好似烈阳一般,只是这烈芒不断张杨扩张,看去竟是时时刻刻在以他们三人为柴薪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之道,乃是倾毁吞灭之道,所以问对元空,实际上也是为了吞夺元空。

    若是不得元空,因为上层没有天地,只有他们自身,所以他们能够倾毁吞夺的只有自己了。

    再因为上层大能没有终了之虞,所以这个过程会永远持续下去,可他们会先是吞夺彼此,融为一体,随后离道越来越远,直至无穷无尽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们还不至于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寂光道人这时说了一声,随即三人便感觉到有一缕气意传了过来,意识之中却是蕴藏有一丝先天之气。

    此气意正是那上境邪神所传。

    看去他们两方虽是先后蔽绝,但是他们之间实际上是有办法牵连的,再说这一次邪神是因为为了吞夺先天之气主动撤回,所以更是不曾彻底蔽绝。

    有了牵连之后,上境邪神总是会向他们分享一些自己之所得,比如这缕气意之中也是蕴藏有一丝先天之气,虽止一丝,可是仍旧能为他们所用,至少用此替代自身被消融。

    纵然里面有所污秽,可从道理上说,他们最后不但要吞化元空,就是连大混沌一起吞夺的,所以这点污秽他们亦可吞夺。

    待是将这缕气意化消而去,他们身上的焰芒也是暂时消退下去。三人这时商量了一下,也是向着上境邪神传递了一丝气意回去。

    他们其实不愿意还报的,因为他们的道是吞夺,是并化,你的就是我的,我的还是我的,没有转而给他人赠惠的道理。

    然而这回他们却是不得已。若不回报,唯恐上境邪神下回不再传递任何气意过来,他们所以必须维持住这份牵扯,

    可是就算如此,他们给的也是极小一部分。与上境邪神传递过来的气意根本不对等,不过他们很是清楚,上境邪神是不会在乎他们给予多少的,只是对传递往来本身有所反映罢了。

    做完此事后,三人也是继续等待着下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倾机道人道:“下一次回到元空,若无手段,那五位依旧能将我逐退出来。”

    寂光道人道:“那又如何,我等寻了回去归来,其为了蔽绝我等,必当动用清穹之气,几次之后,其必不敢再轻易动用,当会与我妥协。”

    终常道人慎重道:“那也未必,若是到了那个地步,说不定此辈就会生出永绝我辈之念了。”

    倾机道人道:“未必,如今有人身修士进位上层,我等若被永绝,那不过是让位于此辈,而这五位眼见道争即将收尾,又岂会在这个时候与我翻脸对抗?何况我等走至今朝,再无他途可寻,也唯有此不断试着归返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完之后,此间就又一次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元空之中,张御在结束了一次元空问对之后,随着磬钟之声落下,却是感受到了金庭相召,他将气意投去,落至其中,这一回到来之人,除了他之外,还有庄执摄及青朔道人。

    他们走至净水之前,与五位执摄见礼。

    太始道人道:“唤得三位到此,乃是我等决定蔽绝那真余先圣,届时需要几位一同出力。”

    蔽绝真余道人需要一瞬间做成,否则其定会相召大混沌,他们五人难以做到,但若是八人一同使力,那么把握就大多了。

    青朔道人问道:“为何要蔽绝真余先圣?”

    太初道人道:“因为此人极可能与频频来犯的上境邪神和那寰阳道脉三人有所牵扯,我等要剔除隐患。”

    太极道人道:“便是他非是,因他并非我两家之人,为免搅乱道争,那更改蔽绝了去,此也可避免大混沌可能之侵扰。

    青朔道人听得太初道人所言时还想争一番道理,但听到后面一句,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显然这五位并不在乎真相,只是为了排除非两人之人,正如对付那上境邪神一般,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。

    太始道人道:“这里便需要三位配合了。

    张御这时道:“此事我以为不可。”

    五位执摄看来,等着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张御看向前方,道:“上境邪神和寰阳那三位能够回转,莫非这位被蔽绝出去就不能回来了么?我等无故出手,若此人归来之后,当真牵扯大混沌,当会生出更大变数。”

    太始道人道:“清玄上神这话有些道理,但是我等一同催发清穹之气,将之蔽绝,那么只要此人不入元空,那也无法沟通大混沌,是亦不必有此顾虑。”

    张御淡声道:“世无定数,天机变动,谁人说的清楚。”他把首一抬,看向五位执摄,道:“我不赞同此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今天有事一章,明天正常两更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
    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